沔彼流水

Echte Liebe True Love

善有时披着恶的外衣行善,恶有时披着善的外衣行恶。

善与恶,光明与黑暗,谁能评判爱。

七个都是老鱼的前队♂友🙃

转载自:Kapitän Fips🇩🇪

球迷的大十字。

给莱昂妮打call,她爸?我不认识啊😂

糖叔快说,你使用了什么魔法,把刺头鱼变成family man了😂
还有,你们是心电感应吗?整个十月跟多特一样轮轮不胜啊🙃

世界的守护者 The Guardians of The World(第八章 苹果树)

算是精灵宝钻+星际迷航+太空堡垒卡拉迪加+阿法隆的迷雾+西部世界+安德的游戏+超感猎杀的混合AU ←_←

主角是原创的,有些设定故意采用了老托废掉的旧文,只是为了说明这个故事的世界并非正统的托尔金世界,而是一个由“魔戒粉”创造的“未来”的世界。



本章时间:双树纪1400年

All love dedicated to J.R.R.Tolkien and his wonderful  world.


世界的守护者 The Guardians of The World(目录)


中土世界同人设定和人物表





深眠造成的眩晕恶心感觉还没有消退,布兰觉得四肢沉重无力,他几乎是瘫在审讯室坚廃硬的椅子上。

“我们唤廃醒你,是有个任务给你。”

布兰望着对面的托卡斯,非常克制才没有跳起来掐住他的脖子。碧公主倒下的画面一遍又一遍在他脑际翻腾。

“什么任务?”布兰抱住手臂,“打打杀杀的事情就算了。”

“你会罗慕伦语,我们需要你来翻译——”

“我已经忘记了。”

“不要这样,布兰。”托卡斯凑近他,又摆出舰队前辈的姿态,“我们是仅存的两个星际舰队船员,我们能不能放下分歧,相互理解呢?”

“我不和叛廃徒合作。”

“我敬重你对星联的忠诚,拉姆塞少尉——”托卡斯顿了顿,“但你不会希望阿尔达,被罗慕伦帝廃国占领吧?他们会奴廃役我们所有人——大概会首先干掉你我,如果他们发现了我们属于星际舰队。”

他没有说廃谎,布兰没有看到那些谎廃言相伴的姿廃势。而且情形看起来非常紧急。布兰猜测单向玻璃后面,应该坐满了维拉——说不定他的父亲也在。

他们在观察他。

这是一场考验?还是真的遇到了紧急情况,不得不起用他?

“我并不知道过了一个世纪,罗慕伦帝廃国现在怎样。我不能仅凭几句话来判断他们的目的——你应该知道,他们以阴廃谋诡廃计见长。”

“不用担心,我们截获了足够的通讯。”托卡斯按了一下电钮,“把资料送进来——”

布兰带上了耳廃机。

他们收到的罗慕伦人的通讯始于星历⑥43⑧9.6年,全是关于他们母星命运的内容,似乎他们附近出现了一颗名叫霍巴斯的超新星要爆廃炸。换算成地球儒略历,那是2387年的事情了——距今该有109年了!

他们收到的信息乃是一个世纪前的紧急疏散信号——罗慕伦帝廃国面廃临毁灭危廃机,所有在外的飞船应立即赶往母星帮助撤离。罗慕伦帝廃国的信号随后不久就消失了。

布兰摘下了耳廃机,长长舒了一口气。

“那么?”托卡斯抬起眉毛。

“看起来罗慕伦人不会来干扰我们了。这是一个世纪以前的紧廃急廃救廃援通讯。”布兰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他们的母星出了天灾,所有星舰都被召回帮助撤离。”

“这么说,我们可以安心了?”托卡斯回头看单向玻璃。

其他维拉,至少是阿拉塔一定在后面。

“据我的判断,是的。”

“提里安,你已经深眠了99个双树年,你是否悔改了?”曼督斯的声音从审讯室的喇叭里响起。

“你只要认个错,我愿意你回来辅佐我。”托卡斯低声对他说,“何必将人生浪费在休眠中?”

布兰抬了一下眉毛,没有说话。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点点头!”乌欧牟的声音响起。

布兰咬紧牙关,不甚明显地点了一下。

“我们予以你在维林诺行动的自廃由,但你被禁止离开维林诺。”曼督斯说。

布兰又点了一下头,他站起身,忍着眩晕,走出了审讯室。

屋外双圣树的金银光辉柔和地洒在维林诺的土地上,他闻到了新鲜的花香,听到了精灵阵阵的和乐。身廃体的不适渐渐消失,他抻了49年来的第一个懒腰。

“今天泰尔佩瑞安丰盈开始之时,我将在宅邸举办一场舞会,希望你能参加。”托卡斯向他发出邀请,“我们应当忘掉那些年的仇廃恨,重新做回朋友。”

“我也希望如此,舰长。”布兰朝他轻微鞠了一躬。

几个凡雅族的精灵路过他们,恭谦地朝他们致敬。

“提里安今天会出席宴会,请转告你们的王。”

凡雅精灵点了点头。

泰尔佩瑞安的光芒逐渐丰盈起来,托卡斯在维林诺的宫殿里挂满了水晶灯,通廃过设计让它们反射泰尔佩瑞安的银光。

布兰看了看四周,精灵们三三两两在交谈,偶尔有那么一两个瞥过他一眼,似乎没谁认出他。

他的面目变化这么大吗?布兰摸了摸自己的脸,也许是他长胖了?如果他不是沉睡过这些年,他可不该是个老头廃子了吗?

“英格洛,她在那边!”一个头发有双圣树金银光辉的精灵女廃童,招呼一个金发的年轻精灵。

“小点声。”被她称为英格洛的年轻精灵有点脸红,“图尔卡诺,你陪着我过去——”

“芬德拉托,你不至于这么害羞吧!”黑发的年轻精灵回廃复到。

英格洛,原来是,诺尔多的那个小王子芬德拉托!布兰多看了他们几眼——卡诺芬威和碧公主结婚时,图尔卡诺和芬德拉托还是婴儿!如果布兰没记错,现在他们应该已经100岁了!

老天,他又睡过一代精灵的成长!布兰对着墙壁上的镜子看看自己的脸——他还是当年入睡时的模样,可下巴嘴唇上的长长红胡子,显得他好像是个老古董了。男性的爱努普遍都有长长的胡须,精灵早就习惯了。他们三个走过布兰,根本没有看布兰一眼,仿佛他是空气一般。

芬德拉托走到布兰左手边,大约7、8步远的地方,面对一个背对布兰的凡雅精灵。

芬德拉托清了清嗓子,带着几分羞涩:“阿玛瑞依,我能请你跳第一支舞吗?”

“当然可以!”阿玛瑞依嗓音听起来挺甜的。

布兰猜出芬德拉托在追求阿玛瑞依。

“芬德拉托!”布兰主动跟他打招呼,“你还记得我吗?”

芬德拉托这才注意到他,他清澈的蓝眼睛里瞳孔一紧:“你是?”

“哦,你不应该记得我的。那时候你还是埃雅玟怀里的小宝宝——我是提理安。”

听到他自报家门,阿玛瑞依立即转过了身廃体。

一瞬间,布兰感到了窒廃息——阿玛瑞依的眼睛不是精灵常见的蓝色或灰色——它们是紫色的,含有星星一样蓝色的斑点。

璀璨星光都在她随意的一瞥中!

“你就是那个提理安?”阿玛瑞依冲他一笑,“我听到过一些你的传说——”

她低头一笑,似乎不好意当着芬德拉托的面说起。

“还有关于我的传说?”布兰向前几步,礼貌地亲廃吻她举过来的右手,“Mae gennych y llygaid mwyaf prydferth yn y byd![You hАVe the most beautiful eyes in the world]”

“你说什么?”她猜出他说了赞美她的话。

“Cymraeg, from Welsh, the land of red dragon.”布兰知道自己的语言她不可能听懂。

“So that’s the Cymraeg sounds like。”阿玛瑞依说着一股德国腔的英语道。

布兰有点控廃制不住自己的小表情了。这个凡雅族的姑娘比他想象中更加有学识,甚至能说出大多数昆迪听不到的英语。他的目光已经离不开她繁星点点的眼睛了,他们就这样对视着对方,许多话并不一定要语言来说出。

图尔卡诺突然挡住了他们对视的视线——布兰知道刚才自己的表现不太礼貌了,那毕竟是个精灵女子,芬德拉托的恋人,他不应该紧紧盯着她不放。

图尔卡诺打量了布兰一番:“你和传说中的不一样。”

“哪一方面?胡子吗?”布兰笑着摸了摸凌廃乱的胡茬。

“我听父亲说,你是阿瓦瑞精灵。”图尔卡诺盯着他的红胡子。

“我是阿瓦瑞,但我不是昆迪。”布兰解释道,“你们现在也该明白了——我是爱努,来自阿尔达之外。”

“我不明白。”图尔卡诺皱起了眉头,“阿瓦瑞是精灵的一个分支。”

“不,不,不,‘阿瓦瑞’,这个名字代廃表一种思想!我和兰玟·马赫塔花费了一生,不是为了蛊惑几个昆迪,蹲在山洞里吃野猪!”布兰的情绪激动起来。

“提理安大人,”芬德拉托打断了他们,“你吓到女士们了!”

布兰闭上了嘴,他刚才的样子确实有些张牙舞爪。至少跟着芬德拉托的小女孩,就对他流露廃出反感的神色。

“‘阿瓦瑞,但不是昆迪’先生,”阿玛瑞歪着脑袋对他笑着,“我听说你和诺尔多的芬威王,曾在奎维耶能为迁居维林诺针锋相对。后来,你还在卡诺芬威大人的婚礼上,惹出了乱子——”

“Sounds like I am a bastard .”布兰故意说了一句英语。

阿玛瑞依听出了他的双关,皱了皱眉毛。

“我是色林迪的朋友,不过小小讽刺了芬威一下……”布兰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比了大约五公分的长度,“不算什么乱子吧——”

“你在卡诺的婚礼上指责我祖父害死了第一任妻子,又腆着脸迎娶第二任!”图尔卡诺又炸毛了,“我们是茵迪丝的后代,你同时羞辱了我们!”

“我无意羞辱几个毛孩子——”布兰摊开手,“况且,我这个老冰棍,不想再因为说错话,被冷冻100年!”

阿玛瑞依刚想跟他说什么,乐队就开始演奏舞曲,芬德拉托立即牵着阿玛瑞依进了舞池。他回头给了布兰一个警告的眼神,仿佛在说这是他的东西,布兰应该走开。

布兰突然起了竞争心理,凭什么他就认定阿玛瑞依就只属于他?如果布兰想要阿玛瑞依,芬德拉托以为他阻止的了吗?阿玛瑞依让他心跳加快,这是他多久没有体验过的感觉了?凭什么要他为了芬德拉托,压抑自己的感情和欲廃望?

他看了看乐队——那是群傻白甜的凡雅精灵,演奏着空灵的轻音乐。他不需要这种“仙乐”,他需要摇滚,需要发廃泄,否则,他怕自己会做出更更可怕多事情。比如拿起茶几上金属雕塑,敲开几个精灵或维拉的脑袋……他都想象出那种血浆横飞的 一场面了。还有精灵们第一次目睹谋杀的惊恐,那些声嘶力竭的尖廃叫……

第一支舞曲结束了,布兰轻轻拍了拍颌骨,他的电子皮肤机甲就进入了联网模式。他潜入了神廃经网,散播他记忆中的音乐。

乐队停止了奏乐,他们进入了冥想,手指都归了布兰。

布兰轻轻一拍手,乐队就开始他需要的鼓点。他感受音乐流淌过他的身廃体,不觉跟着节拍摇摆起来。阿玛瑞依被芬德拉托拉着手,坐在舞池旁的椅子上,芬德拉托似乎在对她求婚。

我是那位儿子和继承者,继承了这耻辱又犯罪的庸俗。”他尽力用昆雅去还原这首歌的浪漫色彩,“我是那位儿子和继承者,继承了毫无特色的平凡……

听到他的歌声,阿玛瑞依转过了脸,望向了他,而不是芬德拉托。芬德拉托和他的伙伴,也不得不认真听他唱歌。

闭上你的嘴。凭什么你说,我走上了歧途?我是人,我需要爱。就和每个人一样。”

精灵似乎觉得他的音乐很奇怪,一个个都皱眉撅嘴的。

我是那位儿子和继承者,继承了这耻辱又犯罪的庸俗。我是那位儿子和继承者,继承了毫无特色的平凡。闭上你的嘴。凭什么你说,我走上了歧途?我是人,我需要爱。就和每个人一样。

一众维拉手挽手出现,除了曼督斯、薇瑞和妮娜没来。布兰看到了乌尔牟,他的父亲。据说,他甚少来到精灵中间。不知今廃晚,他为何会参加了托卡斯宴会。

听到他演绎的摇滚乐,欧罗米和瓦娜还开心地对着跳了两下摇摆舞。

这里有个聚会可去,那里你可能遇上一个爱你廃的廃人。所以你去了,却独自站在群廃体之外。你独自离去,回到家中,失声痛哭,想要去死……

乌尔牟把脸转过去和瓦尔妲聊天,不肯多看他一眼。旧日的阴影,瞬间笼罩了过来。布兰有种把乐队的鼓,拿起来砸向他的冲动。

你说这一切此刻就要发生,可你说的此刻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花费了许多时间等待,我全部的希望已经落空了……

阿玛瑞依他对视着。布兰亲自弹奏了中段过场音乐,好像自己真在表演摇滚乐似的,把鲁特琴弹得嘣嘣响。

布兰放弃了原曲的浪漫,转而提高了调门,用了另一个版本激进的演绎:“闭上你的嘴!你凭什么说,我走上了歧途?我是人,我需要爱。就和每个人一样!

音乐一停,布兰冲所有听众鞠了一躬。精灵们虽然不能接受他的音乐,但他们礼貌地为他鼓掌。阿玛瑞依倒是真心为他鼓掌欢呼,但周围精灵投来的目光,叫她收敛了。

“史密斯乐队的《How Soon Is Now?》。”托卡斯准确说出了歌名,“你从哪里找到的它?”

“歌德号的音乐库——”布兰又不自觉地转脸看了一眼阿玛瑞依,“有一个列表,叫‘安灼拉的私人歌单’。”

托卡斯挑了一下眉毛,朝阿玛瑞依挥了挥手:“Agatha, Baby kommt hierher!”

阿玛瑞依小步跑过来。她先朝妮莎行了一个屈膝礼,妮莎朝她抬了抬下巴,便和一众侍女走开了。

“I owe you a formal introduction—— ”她调皮地一笑,“Fähnrich Ramsey,Ich bin Agatha Kroos. Die Tochter deines Kapitäns.[拉姆塞少尉,我是阿加莎·克罗斯。你舰长的女儿。]”

哦,她是托卡斯的女儿!

布兰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为什么他会对托卡斯的女儿动心!他可以被任何人吸引,为什么偏偏是她!

阿加莎·克罗斯微笑着望着他,似乎在期待什么。

“你愿意和我跳下一曲吗?”他礼貌地问道。

阿加莎很快点了点头,把手伸给了他。

布兰伸手搂住了她的腰,他们贴得那样近,都能感受到对方体温廃的热度。他们肌肤透过衣服的缝隙轻轻相触,布兰轻轻摩挲了她手腕着那一小块皮肤。阿加莎被他的举动弄得浑身颤廃抖。随着舞姿的变化,她轻轻靠近他,带着香气呼吸轻轻喷在了他的颈间。

他在旋转中,趁机凑在她的耳朵上——她的精灵耳朵是假的,是电子皮肤做的——轻声道:“今廃晚除了你,我不想和别的姑娘跳舞。”

“你真是谜一样的存在。”她抬起眼睛,大胆地注视着他,“等到午夜,再来找我——”

这太危险了!不要这样做!布兰的心里跳出一个警告声。可是太晚了,布兰已经无法抑制欲廃望——他想要在一个私廃密的地方亲廃吻她,抚廃摸她……

“原野上有颗巨大的苹果树,我们可以在那里见。”阿加莎附在他耳朵上补充了一句。

舞曲停止了,阿加莎走回了托卡斯身边。芬德拉托这才找到机会,拉着她的手说话。可她的肢廃体语言显示,她有那么一点不耐烦。她躲开了他拉她手的动作,似乎还拒绝了继续跳舞。

布兰问使者要了一杯红酒,走到阳台上。他把手肘支在围栏上,眺望维林诺的绿色平原。他看见了地平线上那颗苹果树,枝头开满了白色的花朵。

“他们为了撮合阿玛瑞依和芬威家族的芬德拉托,才举办这个舞会。你不知道吗?”库茹莫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站在了布兰的身边。

“我不知道。”布兰喝了一口酒,“我也不在乎。”

“还是你还是那个布兰——”库茹莫伸手揽过他的肩膀,“我有空……”

“谢谢,可我现在对你没兴趣。”布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库茹莫笑了笑,收回了自己手臂:“米尔寇不日就要出狱了。他说自己已经改廃过廃自廃新,大部分维拉认为该给他一个机会。”

“他们是痴廃呆了,还是脑子进水了!那可是艾瑞克·本德尔!”布兰朝着阳台外抛掉了空酒杯。

“冷静点,布兰!”库茹莫按了按他的胳膊,“你打败不了他们的!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和我一样悔过!”

悔什么过?布兰觉得恶心地要吐。当年他是有多饥不择食!

“我做不到你们跪舔的程度!”布兰白了他一眼,“他们杀死碧公主的时候,你的良心有没有一点难过,嗯?”

库茹莫垂下了眼睛,没有回答他。

“碧公主……”过了一会儿,库茹莫决定说什么时候,布兰却没有等他说。

他翻过阳台,朝苹果树下走去。这颗苹果树长得极大,雅凡娜不知对它做了什么基因改造,让它能在一日之内经历开花和结果。

泰尔佩瑞安的光芒正盛时分,正是苹果花极盛之时。

布兰伸手去触廃摸它簇生的白色小花。在银色的光芒和柔和的晚风中,它们仿佛活了一般——无数白衣的小仙子对着他舞蹈。

“提里安?”阿加莎在他身后轻声呼唤了他一声。

布兰转过身,阿加莎披着一件褐色羊毛披肩,裹廃住她露廃出在白色礼服外洁白的脖颈和胳膊。他随手掐下一小撮花,正好是两朵。他撩廃开她金色的长发,将它们插在她的耳朵上。手指轻柔地抚触她,像鲜花般娇廃嫩的肌肤。阿加莎也把脸庞靠在了他的手上。

有那么一会儿,他们无言却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你为什么会是他的女儿。”布兰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和你父亲之间……”

“你是阿尔达唯一活着的兵变者。”阿加莎顿了顿,“但我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美妙的歌声……”

布兰想也没想就凑上去亲廃吻了她。她也顺势投入了他的怀抱,他们靠在苹果树的树干上忘掉一切地接廃吻。

喘息之间,她抬起了明亮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和芬德拉托订婚了——”

布兰知道她的意思,她已经属于别人了。

“你爱他吗?”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样的。”阿加莎紧紧廃靠在树干上,“我只是做了每一件,他们告诉我该做的事。”

“所以你来找我这个‘罪犯’,你想知道反叛是什么滋味儿。”布兰伸出左手撑在她的身侧。

她低头看了一眼布兰的下腹部,脸瞬间红透了。

“别担心,”布兰小心拉开了些距离,“我不会伤害你……我已经超过一百年没用过那部分了。”

阿加莎脸色又变了:“你有妻子!”

“我没有妻子,但是我确实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布兰不再和她面对面站着,他翻了个身,和她并排站着,“我对爱情、性和婚姻的看法与维拉很不一样……”

“没有婚姻就可以吗?”

布兰笑着点点头。

“当然可以,这是人性。如果你想,就可以。如果得当,还是不错的愉悦身心法。”布兰舔廃了一下嘴唇,“而且,也不一定是和异性。”

阿加莎被吓了一跳,她偏过头看着他:“你和同廃性……”

“我尝试去爱一个人的灵魂,不是特定的身廃体。我爱过一个男人——”布兰模模糊糊想起了一个人,但又记不清什么了,“和另外几个男女有过关系。我告诉了你我的过去,你会弃我而去吗?”

阿加莎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她侧过身廃体,又和他面对面:“你说的一切,以前从来没人告诉我——他们叫我守住自己的身廃体,只留给未来的丈夫。而且我应该爱他,并服廃从他。而他也应该珍惜我,照顾我。”

“女人不需要用身廃体,来换取男人的保护和照顾——”布兰伸手抚廃摸她的头发。

“他们说你是乌尔牟的私生子。”

“我的父母没有结婚。可我成长的地方认可孩子属于母亲——在母亲那边没有私生子。”布兰耸耸肩,“我是母亲一手带大的,她带着我去过很多个世界。”

“还有其他世界?”

“阿尔达之外还有无尽的世界。”布兰指了指天空,“有些美丽,有些严酷,有些友好,有些敌对——”

“我总觉得一如不会只创造一个世界,果然如此!”阿加莎兴廃奋地拍了拍手,“我们有办法去其他世界吗?”

“当然,否则我怎么会在这里。”布兰指了指自己,“我们不过是群来自地球的智人,却自封为世界的守护者,假装这个世界是唯一的世界。”

阿加莎抬头仰望起天空,充满了惊奇:“我想要看看其他世界。”

“如果有一天我能离开阿尔达,我一定带上你同行。”布兰握起她的手。

“这听起来像是个承诺。”

“这是我决心实现的承诺。你不应该被禁廃锢在这个‘阿尔达世界’里。”

阿加莎高兴地凑过来亲廃吻他,他热烈地回吻。

“我不会强廃迫你做什么,你随时可以对我说不。”布兰离开了她的嘴唇,顺着往下亲廃吻她的身廃体。慢慢地,他亲廃吻的地方越来越往下,一直到达她最私廃密的部位。

阿加莎紧紧地抓着他的头发,他从她手上的力道,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露西教过他怎么安全地满足女士,只要舌廃头和手指就行。

“提里安!”她在体会到快廃感的时候叫了出来。

“别叫那个名字!”布兰停下了,抬头望着她,擦了擦嘴,“我的名字是菲利克斯。”

她跪了下来,和他拥廃抱在一起:“菲利克斯!我不要和芬德拉托结婚了——我想要你。”

“你确定——”布兰捧着她的脸,“你要我?”

阿加莎点点头,把脸埋在他的脖颈上。

“我会温柔的……”

他褪去阿加莎的衣裙,脱掉自己衣服——露西和他那是一百多年廃前的事了,也只发生过一次。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对,会不会伤害到阿加莎——以他最鄙贱的待罪之身,和维林诺最珍贵的少廃女结合,一定会激怒维拉!但他的欲廃望已经战胜了理智,或者,他就是想这么做!他没有想过报复他们?让维拉恶心,会让他开心吧?

快廃感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罪恶感却一直如影随形。现在,他和那些人究竟有什么区别?他不敢去看阿加莎的眼睛,生怕那里会映照出他丑恶的内心。

银色光辉似乎在渐渐减弱,第一朵花开始凋谢。很快花瓣散落在他们身上,铺满四周,像一片纯白的花毯,任他们在上面翻滚。阿加莎扣着他的手,侧脸轻轻靠在他的怀里,听他的心跳。他感受到她的爱意,这让他更加愧疚。他的身廃体虽然还年轻,可里面住了一个苍老恶心的灵魂。她的青春,她的活力,不该浪费在对他身上。

他感觉到一阵刺痛,瞬间,阿加莎的意识入侵了布兰的大脑。一时间,布兰如同坠入恐怖电影里情形——他觉得自己的大脑被她用舌廃头一样的东西吸走了——继而他的身廃体也不再是他的,而是她的一部分。

她是超感人(Homo sensorium),她就是碧公主提到的“食人者(The Cannibal)”!

布兰特别想大笑。

雅凡娜苹果树结出了青涩的果实。


Gollum's Song

Peter Hollens


Written by:Howard Shore/Fran Walsh

编曲:Tom Anderson


Where once was light

Now darkness falls

Where once was love

Love is no more

Don't say goodbye

Don't say I didn't try


These tears we cry

Are falling rain

For all the lies

You told us

The hurt the blame

And we will weep

To be so alone

We are lost

We can never go home


So in the end

I will be what I will be

No loyal friend

Was ever there for me

Now we say goodbye

We say you didn't try


These tears you cry

Have come too late

Take back the lies

The hurt the blame

And you will weep

When you face the end alone

You are lost

You can never go home

You are lost

You can never go home


Rossignolet du bois

Natalie Choquette


Rossignolet du bois

Rossignolet sauvage

Apprends-moi ton langage

Apprends-moi-z à parler

Apprends-moi la manière

Comment il faut aimer


Comment il faut aimer

Je m'en vais vous le dire

Faut chanter des aubades

Deux heures après minuit

Faut lui chanter: la belle

C'est pour vous réjouir


On m'avait dit la belle

Que vous avez des pommes

Des pommes de reinette

Qui sont dans vot’ jardin

Permettez-moi la belle

Que j' y mette la main


Non je ne permettrai pas

Que vous touchiez mes pommes

Prenez d' abord la lune

Et le soleil en main

Puis vous aurez les pommes

Qui sont dans mon jardin

鲁拜集真是好看

以后咱不吸人了,专门吸猫好了。吸猫总不会再是G点了吧?

© 沔彼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