沔彼流水

Echte Liebe True Love

善有时披着恶的外衣行善,恶有时披着善的外衣行恶。

善与恶,光明与黑暗,谁能评判爱。

亚历克斯大渣男最后居然在火车上抢汤米的毯子!!!



汤米(醒过来 OS):我垫脑袋的毯子呢??

亚历克斯,枕着揉成一团毯子,慢慢醒来。

吃我们汤米饱含起床气的眼刀*3

汤米(OS):F**k,好想打死他,好气哦!!我到底为什么要把他捞起来,啊啊啊……

Argyll and Sutherland Highlanders


The 5th battalion landed in France as part of the British Expeditionary Force in September 1939. They took part in the Dunkirk evacuation in June 1940 and then, after converting to become the 91st Anti-Tank Regiment and seeing action at the Normandy landings in June 1944, they fought through North-West Europe to the River Elbe.[19]


Elbe河



这就是亚历克斯部队的情况!他们是一支苏格兰军团。

YouTube字幕自制 转载请标明出处


快来听苏格兰口音~~~

字幕自制 转载请标明出处


墨菲同学不知道敦刻尔克,因为爱尔兰是中立国不教(哈哈哈……)



海滩上骂空军的和海港里骂柯林斯的是一个人😂

柯林斯倒霉,某名其妙被骂了一顿😂

世界的守护者 The Guardians of The World(第四章 深空失忆)

算是精灵宝钻+星际迷航+太空堡垒卡拉迪加+阿法隆的迷雾+西部世界+安德的游戏+超感猎杀的混合AU ←_←

主角是原创的,有些设定故意采用了老托废掉的旧文,只是为了说明这个故事的世界并非正统的托尔金世界,而是一个由“魔戒粉”创造的“未来”的世界。

这是系列故事的第一部分,故事时间是《维拉本纪》到《精灵宝钻》神树纪1401年之间。尾声则是1495年双圣树被毁的那一天。

All love dedicated to J.R.R.Tolkien and his wonderful  world.

世界的守护者 The Guardians of The World(目录)

中土世界同人设定和人物表

BGM: In Pieces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老年在日暮之时应当燃烧与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迪伦·托马斯《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渐渐地,布兰觉得自己的大脑里有一个人在对他说话,然后便成为了嗡嗡声。

“生命体征平稳……”有谁在说话,“复苏程序正常。”

他睁开眼睛,隔着水汽迷朦的透明罩,几个人来来回圌回地巡视。“提理安醒了。”某人在外面向某人汇报道。

谁是提理安?我是提理安吗?布兰挤了挤双眼。

那人打开了束缚他的东西,布兰踉跄地倒在了他的怀里。那人身上没有一点粘圌液,面容也收拾得干净。

“感觉到头晕、恶心、四肢无力都是正常的。”那人冲他温和地微笑。

布兰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个字,只觉得一阵阵恶心,他扑倒在地上呕吐起来,一些粘圌液喷在了地板上,还溅了一些在那人身上。

“不好意思——”布兰虚弱地向他道歉,“我想不起你是……”

他用一种布兰不知道名字,却能理解的语言说道:“我是欧罗林。你是提理安。我们在维林诺的罗瑞恩。”

“欧罗林——”布兰指着他重复道,又指向自己,“我是提理安。”

他环视四周,还有许多中间有透明面板的大树,矗立在他们四周。

“这是深眠舱,你刚刚经历了低温深眠。”欧罗林对他说,“往湖边走,那里有医疗机帮你检查治疗身体。”

布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颤颤巍巍地迈开了步子。他在一个湖心岛上,阵阵和煦微风吹过了他长长的头发和胡须。它们和粘圌液混合在一起,像一件毛皮大衣,包裹在他的躯体上。他有一种梳理感,好像这具躯体并不属于自己,他只是寄生在这具躯壳里。

他走到了欧罗林说的医疗机旁,有好几个人排着队等着进去。

“啊,你是——”一个毛发棕色的人指着他结巴了半天。

“提理安,我是提理安。”

“哦,对,您是提理安,安全主管。”那人颤抖了一下,“我是雅凡娜的助理爱温迪尔,我们在阿尔玛仁曾经一起打过棒球。您还记得吗?”

“呃……说真的我一点也不记得了。”布兰挠了挠头。

排在那人身后的一位黑发男子轻蔑地笑了一声:“好个不记得了,真方便不是?”

“你是?”布兰看得出他对自己有很深的敌意,只是他一点也不记得自己对他做过什么。

“算了,库茹莫。”爱温迪尔拉他一下,“他也只是奉命行圌事——”

“好个奉命行圌事!”库茹莫恨地咬牙切齿,他展示手臂内侧,“看看他干的好事!”

那里有一排淡粉色的伤疤,组成了一句话:“我是说谎的叛徒。”

“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我们认识。如果我以前做过什么事情,我向你道歉。”布兰朝他伸出了手。

但库茹莫打掉他的手:“别再碰我!”

医疗机嘀地打开了自动门,一个已经治疗带造型完成的女子从里面出来。那女子长得挺好看的,布兰好像认识她。

“啊,轮到你了,库茹莫!”爱温迪尔把库茹莫推了进去,尽管他才是排在前面的一个。

库茹莫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医疗机就亮了,把他固定住,噗次一声关上了舱门。

“日安,美丽安。”爱温迪尔朝女子鞠了一躬。

“日安,爱温迪尔。”女子也冲他点点头。

她扫了布兰一眼,但连忙移开了眼睛,快步离开了他们。

“我以前干过什么吗?”布兰问爱温迪尔。

爱温迪尔神情紧张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您不必多想,库茹莫就是爱乱说……”

爱温迪尔也害怕他。

在休眠前,他也算是个大人物吗?他甚至不太记得他们为什么要休眠了。

他们一起走进了医疗舱,个自寻了一个位置站进去。

布兰走进医疗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治愈深空失忆。有些东西也许能忘记是好事。但为时已晚,医疗机抓圌住了他,将他拖入了幻境……


“菲菲(Fify)……”一个黄色紧身连衣短裙的女人,半蹲着揉了揉他的头发,“今天要乖乖的哟。”

“妈妈……”他抱着她的腿,“我今天能得到一只猫吗?你答应过的!”

“好的,好的,等我回来。我们在来好好谈一谈,你能不能养好一只小猫……”

她亲了亲他的侧脸,带着一股好闻兰花味香水儿。


他突然意识到这只是他的一段记忆,那时他最多不过7岁。


“布兰!”是个金发男子,他被狂风吹打着,勉力漂浮在他面前,“你是星际舰队的菲利克斯·拉姆塞少尉!”

仿佛一道魔障被撤去了,布兰想起了自己的真名,也认出了他。

“诺伊施塔特上尉!”布兰朝他伸出手,“安灼拉!”

但他瞬间被吸走了,声音也渐渐远去:“记住——记住我——”


白光一闪,布兰坐在审讯室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片透明的药物,搁在自己舌下。桌子的另一边坐着带着手铐的库茹莫。他又害怕又生气,手舞足蹈地自我辩解。药物让布兰的五感变得敏感,捕捉到库茹莫的一举一动,甚至可以看清库茹莫的瞳孔的大小。

“监控显示在阿尔玛仁陷落前,除了迈隆,你是最后一个进入生命树实验室的。”

库茹莫搓了一下手:“我也是生命树的工程师,进实验室有什么奇怪的吗?”

布兰使劲捶了一下桌子,发出咚得一声:“说实话!你不是一个人进去的!”

库茹莫笑了,他摸圌摸下巴:“你们既然都看见了,还审讯我什么!你会以为阿瑞恩只能喜欢你吧——”

布兰一跃而起,越过桌子的阻隔,一把揪住了库茹莫的衣襟。

“你玩忽职守,才让她轻易偷走了生命树!”

“你知道生命树是干嘛的吗?”库茹莫嘲笑地看着他,“他们有没有告诉过你?”

他被吸进了库茹莫蓝色的眼睛里。


临终时明智的人虽然懂得黑暗逍遥,

因为他们的话语已迸不出丝毫电光,

却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布兰挣扎了一会儿,才真正清醒过来。他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但他仍旧被固定在医疗机里。医疗机在刮去他多余的毛发,并给他磨皮。

“今天的日期?”

“双树纪元1050年。”

他只睡了1年4个月?这么短的时间,他的深空失忆怎么会这么严重?深眠舱故障?

他耸了一下肩膀,走出了医疗舱。

“提里安——”埃昂威手里捧着一个板子,“你的新任务!”

布兰接过一本手册。

“1个时辰后在维尔玛的传输装置处集合。”埃昂威转身要走。

“我们还有传输装置可用?”布兰假装惊讶。

埃昂威拿板子拍了他一下:“欢迎回来,提里安。”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布兰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善良的人翻腾最后一浪,高呼着辉煌,

他们脆弱的善行曾在绿色港湾里跳荡,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中洲的天空笼罩火山灰造成阴霾中。布兰和小分队的人小心在黑暗森林中行走。他们不敢摘掉呼吸面罩,生怕吸入致命的气体。

“乌图姆诺火山群已经有过几次短暂喷发,我们得警惕它们剧烈喷发的可能。”阿拉塔尔抓了一把土壤,塞进自己随身携带在分析仪里。

他不止是一位安保队员,还是一位受过地质学训练的探险队员。

“最好赶快喷发,把那座邪恶堡垒埋了,省去我们所有的麻烦!”他的亲密好友帕兰多说。

布兰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真实的关系,只是这种感情只能在远离阿门洲,远离维拉注视的地方悄悄表达。

“我不认为米尔寇会没有技术对抗火山喷发。星际舰队一百年前,就从瓦肯科学院获得这项技术了!”

他们的脸色因他提起星际舰队而变了一下。

“星际小子,”库茹莫嘲讽地说了一句,“谢谢你的‘专业’意见。”

“我们可以推断,乌图姆诺不会因为火山喷发而毁灭?”美丽安本是位鸟类学家,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在中洲还没见到一只鸟。

“听!”阿拉塔尔竖起耳朵,“有人过来了!”

布兰按下了隐形器,将他们一行五个人身形隐去。

只见三个190公分以上的人形物体,从他们之间移动了过去。虽然他们的个头高,但各个身体比较细长,属于精瘦灵巧型。他们一路走,一路唱着歌。语言不同与维拉要求所有爱努学习的昆雅语,但布兰觉得这种古朴的语言与昆雅一定出自一源。

“他们好美……”美丽安望着他们,流露出爱慕的神色。

“这不会是维拉说的'精灵'吧?”库茹莫眼睛亮了,“阿瑞恩种活了生命树!”

他话音刚落,就又出现了一队人马——准确的说是近人形怪物和坐狼。它们模样正好与精灵的美丽相反,还散发着死亡的臭气。一个黑骑士在指挥他们,他看起来应该和布兰他们一样是个殖民者。

“我们得去帮帮他们!”美丽安拿出武器,“那些怪物要伤害他们!”

“我们的任务是观察,不是干涉!”布兰拦住了她。

“我要和我父母说出这一切!”美丽安瞪着布兰说,“你放任邪恶侵扰伊露维塔的子女!”

拿维拉雅凡娜和奥力的威名压他吗?布兰想起他也是维拉的子女,不觉一笑。

“我不归他们管——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也不必各找各妈诉苦了吧?”

“You bastard(你混帐/私生子)!”美丽安说了英语,表达了两重意思。

库茹莫笑起来。阿拉塔尔和帕兰多面面相觑。

“羞辱我毫无意义——”布兰收起笑容,“显然他们是前曲速文明,我们不能与他们直接接触。”

“这些‘精灵’是‘塞隆人’,是人工智能。”库茹莫笑道,“我们是否能把他们等同于自然进化的外星人?我记得最高指导原则并不适用于人造物体。”

“如果他们是有自主意识,还能通过某种方式繁衍——”布兰有些烦躁,不想多解释,“他们显然是一种独立的智慧生物,不是其他生物的傀儡。”

“你也看见了——米尔寇已经干涉了精灵,为什么我们不能呢?”库茹莫的话得到了美丽安赞许的目光。

“那么我们应当剪除米尔寇的干涉,而不是做和他一样事。”布兰低头沉思片刻,“我们立即返回维林诺,向维拉报告我们的发现。”


狂暴的人曾抓圌住并诵唱飞翔的太阳,

虽然为时太晚,却明了中途的哀伤,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布兰出神地盯着贝烈盖尔海的波涛,维拉在开会讨论精灵和中洲的事情。

中洲是一片谁也不肯放弃的土地。精灵则是一种谁也不能忽视的力量。

“曼尼——”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重重捏了一下,“曼尼!”

布兰回过头,看见了乌欧牟,才想起来“曼尼”也是自己的名字——亚诺什为他起的名字。

“我已经尽力了——”乌欧牟对他说,“但曼威已经下令动员所有人,展开作战的准备。”

“那么,”布兰整了一下衣襟,“我又要上前线了。”

布兰眼前浮现出母亲指挥星舰的模样。

“你爱过她吗?我妈妈。”布兰又仔细想了想,母亲似乎从来没跟他谈论过“父亲”这个话题。

“她曾那么果敢又美丽,不是吗?My boss lady——”乌欧牟脸上皱起了褶子,“我很遗憾错过了你的成长,但后悔根本没用不是?”

“我爱你,爸爸。”布兰冲乌欧牟笑着说,“我们还有一生的时间去了解对方——”

乌尔牟没有回复他的话。

布兰的传呼机滴滴作响。

“我得走了。”布兰看了一眼信息,“舰长在呼叫我。”

乌欧牟紧紧按了按他的肩膀,却什么话也没说。


肃穆的人,临近死亡,透过眩目的视野,

失明的双眸可以像流星一样欢欣闪耀,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乌图姆诺内部的道路四通八达,却如迷宫般处处陷阱。布兰停下脚步,靠在墙壁上,重重喘着气。他回头看了看,他带领的小分队如今只剩三个人。

“少尉——”其中一个人是歌德号传输室的一个工程兵下士,他还保留着称呼他为少尉的习惯,“我们已经和舰长的分队失去了联系。”

“下士,如果我倒下了,你就负责指挥——”布兰点了一下头,“打圌倒米尔寇,战争就结束了,我们不能在此停下!”

布兰一枪击倒一个杀来的米尔寇士兵——他带着一种惊讶的神色,缓缓倒下死去,流出的鲜血显示他曾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机器。

布兰顾不上这些,他踢开这具尸体,他面前又是一扇门。

“提理安?”另一名队员询问他。

“继续前进!”

“是。”他们冲他点了点头。

米尔寇的保圌镖还忠心耿耿地守护着他,他们穿上了一种钢铁的机甲,埋伏在地堡的每一处拐弯。他们的抵抗愈激烈,布兰就知道自己越接近米尔寇。

布兰损失了所有队员后,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座钢铁保险库前。保险库形似几百年前银行的那种金库,门上有密码锁和旋转式的门把手。

米尔寇妄图用厚重的钢铁保护自己,可布兰有激光枪。

“小天使,”米尔寇躲在金库里,通过门铃跟他说话,“你是来杀我的吗?我可以和你谈谈条件吗?”

“谈什么条件?”布兰很想照着米尔寇的肚子也给他一枪,也算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我知道很多秘密!”米尔寇急切地说,“托卡斯的秘密!曼威的秘密!他们所有人的秘密!”

“我不需要知道。”布兰掏出了自己的激光枪,对准金库的密码锁。

“你不想知道亚诺什·凯尔的秘密吗?”

布兰的手抖了一下:“我父亲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米尔寇嘎嘎地笑了:“你妈妈为什么从不让你接近他?”

“你又不认识她!”但布兰心里不觉一惊,米尔寇怎么知道他母亲从不向他提起亚诺什?

“你母亲是莱安诺·拉姆塞,”米尔寇急切地想要说,“那个威尔士美人。”

“你认识我母亲?”

“每个维拉都认识你母亲,莱安诺·拉姆塞,葛底斯堡号的舰长。当然啦,亚诺什不是白白向她卖圌身——”米尔寇笑得猥琐。

米尔寇是什么意思?他的父母的确没有结婚,但也是你情我愿的情人关系,何来“卖圌身”一说?

“你真以阿尔达是雅诺什发现的?凭着荣光号的破烂传感器?”米尔寇咂咂嘴,“阿尔达是葛底斯堡号扫描出来的,你圌妈妈已经在计划探索阿尔达——资料库里称为O327290星。亚诺什从她那里偷到了阿尔达的详细资料,抢在葛底斯堡号前,用他的小破船抢先登陆……亚诺什还对她说,要是她敢向星联告发他,他会把她也拖下水,让她再也不能指挥星舰。拉尔斯也会买通星际海盗,把你抢走,扔给随便什么人当奴圌隶。”

“你胡说,他不会——”

“不会把你卖了?他想要的是阿尔达,不是你。”米尔寇顿了顿,“你怎么会降生在星舰上?你来阿尔达之前,有见过亚诺什任何一个亲朋好友吗?这么多年,莱安诺让你离开过她的视线吗?她是在保护你不受亚诺什的伤害,小天使。”

布兰打心底却觉得这可能是事实——17年来,莱安诺从来不向他提起亚诺什·凯尔,也从来没以曼弗雷德·凯尔为他命名。

他还是太傻,太傻了!

“只要你保我不死,我会将阿尔达双手奉还星联。”米尔寇急切地说,“现在就看你的忠诚究竟属于谁?”

他的忠诚属于谁?布兰不用思考这个问题。他是菲利克斯·拉姆塞,星际舰队的军官。

“我代表星际舰队接受你的投降。”布兰向后退了一步,“但你必须把阿尔达所有权的前因后果写成书面申明。如果星联法庭召开相关诉圌讼,你必须出庭作证。”

“我保证。”米尔寇打开了金库的门,“在维拉来之前,我们赶紧做完这份证词吧!”

布兰迟疑了片刻,拉开了金库的门走了进去。


而您,我的父亲,在这悲哀之巅。

此刻我求您,用热泪诅咒我,祝福我。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布兰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虽然他知道凭他一人根本无法对抗所有八位阿拉塔。

“提理安,你这是什么意思?”欧罗米最先发怒。

“他刚刚向星际联邦法庭提交了证词,按星联的规章,他已经进入证人保护程序。你们作为直接相关人员,不能接近他。”布兰站直了身体,昂起胸膛,“还有,我不叫提理安,我是星际舰队的菲利克斯·拉姆塞少尉——波兰斯基先生!”

欧罗米听到自己的真名,瞬间没了阿拉塔的气势,仿佛又只是阿尔达集团的安全主管了。而布兰,又变成了那个星际舰队的军官,在这里代表着星际联邦。

“曼尼!”乌尔牟越过欧罗米,试图靠近他,“米尔寇拿什么谎话诓骗你了?你不应该相信他嘴里说的每一个词!”

“谎话或者实话,等上了联邦法庭,等别的证人出来对质,就一切都清楚了——退后,凯尔船长。”布兰举了一下激光枪。

乌尔牟后退了一步。

“不管你当初拿什么威胁过她,她已经不需要害怕了。”布兰眨了眨眼睛,他的头有些疼痛起来,“她会带着舰队来找我的!”

“你圌妈妈带着舰队来找你?”欧罗米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托卡斯,给他讲讲道理——”

“孩子,你圌妈妈不会来了。”托卡斯——克罗斯舰长走上前。

“舰长,你是星际舰队的高级军官,你知道舰队的原则——他们收到消息就会来找我们的。”

“我们沉睡了105年,没人还会记得我们的,孩子。”克罗斯舰长的话像锤子一样敲进了他的脑子,“对星际舰队而言,歌德号已战沉105年,阿尔达殖民地在火山喷发中不复存在。即便收到米尔寇所谓的证词,对于整个星联来说,这又有什么意义吗?”

布兰摇了摇头,他不可能被低温深眠105年!他们一定在骗他,每个人都在骗他!

克罗斯舰长朝他前进了一步。

他举起了激光枪:“退后,我不想朝你开圌枪!”

“别傻了,孩子。”克罗斯舰长朝他抬起手,“接受这一切,像迈雅一样活着不好吗?”

布兰突然明白这是他们事先就计划好的。利用深眠,睡过漫长的时间,从星联的历史中消失。阿尔达变成了众多失败的殖民地之一,至少会有许多年,不会有任何一方势力,浪费精力来这里调查。

宇宙浩瀚,他只是在边界之外,又一个迷失的宇航员。没人会记得他,没人会来关心他的命运。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迷失71,老邓和巴里都有出演,不过老邓戏份不多,男主连队里的基友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巴里戏份刚刚展开,老邓就嗝了(允悲)……然后就是男主一路狂奔(引火体质不亚于汤米大灾星,允悲)。







巴里的结局也跟老邓一样悲催(允悲)







所以老邓你是怎么喜欢上巴里的?(doge 脸)

老邓: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啊我死了——

巴里:男主我来拯救你——啊,我也死了——

男主:啊啊基友……啊啊救命恩人……老子不干了!







英国兵代称是“汤米Tommy”,美国兵是“乔Joe”,德国兵是“汉斯Hans”。
苏联的大概是“伊万Ivan”
欢迎补充😂

大概是自从凯队来了多特后,自由堡就再没赢过多特。看把他们主教练和球员急的,不废了多特的后防天团不行咯?
师妹刚刚复出呀!你们怎么忍心!😔
卧底送点表忠心也失败了,因为裁判黄牌变红牌有小情绪了,进球也不吹攻防有利,怎么会看不出是卧底送点战术呢😑
好吧,榜首没丢。是不是得感谢送肥力去当养子的功劳?😂这剧情太难写了,时间线已经落后两年了……

风流艳妇 The Scandalous Lady W


“小玫瑰”娜塔莉·多默主演,肖恩·埃文斯饰演她有偷窥狂性癖的丈夫(啊,“小莫斯探长”的又一个不正常角色,捂脸),阿纽林·巴纳德饰演她的情人和女儿的父亲。

非常有意思的一部女权电影。

“她追求自己的独立,就像北美殖民地一样”


时光网简介:http://movie.mtime.com/227349/

豆瓣: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6268587/














© 沔彼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