沔彼流水

那天我们流下眼泪 The day we shed tears 1

本来在写第三纪元的故事,突然开了脑洞写了这么一点小段子,填补一下其他故事的空白。

主人公都是自创的小人物,无法改变大历史的存在。

想到多少就写多少的样子。

基于目前对刚多林故事的了解,以后如果看到了更准确的设定,可能会改了

虽然标题和泪雨之战相关,但不知道要写多久才会到那里

All love dedicated to J.R.R.Tolkien and his wonderful  world.


芬仁迪尔(詹森·阿克斯 Jensen Ackles)




埃云安(成年 杰瑞米·艾文 Jeremy Irvine)



乌提拉迪恩(艾什顿·霍尔姆斯 Ashton Holmes)


昂东迪尔(幼年 成年 约瑟夫·梅泽罗 Joseph Mazzello)








“打架了,打架了!”一群年轻的精灵男孩儿在街上呼朋引伴,“提力安迪尔(Tiriondil)家的小红毛跟人打架了!”

芬仁迪尔(Ferendil)停下操练,一把揪住其中一个:“乌提拉迪恩(Útíradien)瞎喊什么!发生了什么?”

“你弟圌弟突然发狂了,跟竖琴家族的埃云安(Erynion)打起来了——”

芬仁迪尔立即跟加尔多领主招了招手:“大人,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加尔多点了点头。

芬仁迪尔赶到地方,只见两个才20岁的精灵男孩儿扭打在一起。红头发的那个骑在黑发的那个身上,小拳头胡乱砸着:“我才是刚多林的首生子!”

“我才是!”黑发那个还是不认输,“你是他们捡来的阿瓦瑞!”

“都给我住手!”没等芬仁迪尔上去分开他们,两个父亲就来了。

雪塔家族的建筑大师提力安迪尔,和竖琴家族的第一琴师基米安(Cilmion)分别抓圌住了自己的儿子。

他们按着儿子的头相互道歉道:“是我儿子失礼了。”

“不,是我家的失礼了。”

之后,他们又开始教训自己的儿子。

“我让你做的塔楼模型做完了吗?”提力安迪尔抱着胳膊俯视他红发的幼子,“有功夫打架,我看你很闲嘛,昂东迪尔(Ondondil)——那么,你还要把国王塔的构造按图纸做个模型!”

那边基米安抓着埃云安的双手看:“你把手打成这样,成心不想练琴是不是?回去把梅格洛尔的第四练习曲再弹十遍!”

刚才还争得跟斗鸡似的两个男孩儿,突然从对方身上找到了同病相怜之处,用目光达成了统圌一战线。

老爹们又互相鞠躬道歉,基米安圌拉着埃云安走了。

“芬仁迪尔,”提力安迪尔招呼长子,“把你弟圌弟送回家去,盯着他完成作业!”

“好的,父亲。”

提力安迪尔大概是要回工地继续监工了。

芬仁迪尔只觉得好笑,他走过去看了看昂东迪尔打破的嘴唇,弯下腰帮他擦掉血迹:“哎呀,妈妈又要唠叨一晚上了!”

昂东迪尔一副委屈巴巴地神色看着他:“都是乌提拉迪恩,他非要当着埃云安的面说我是捡来的,所以不是刚多林的首生子,我抢了埃云安的名头。”

“这有什么好争的呀!”芬仁迪尔拍了拍额头,“又不多分一块宅基圌地——”

“乌提拉迪恩说图尔巩殿下很在意这个,所以专门探望了我们的妈妈,但没有探望埃云安的妈妈——因为第二没什么意思!”

“那么为什么是你和埃云安打起来了呢?你们怎么不联手揍乌提拉迪恩这个嘴欠的家伙?”芬仁迪尔把弟圌弟头上的一片落叶摘掉,“不要被言语挑唆,分不清朋友和敌人——”

小家伙一把抱住芬仁迪尔的腿:“哥圌哥,你教教我使投石索和狼牙棒吧!我学会了就没人敢打我了……”

“行行行,你快放手。”芬仁迪尔看到圣树家族的法埃罗丝提尔(Faelostiel)也在围观的精灵中,立马挺圌直了身圌体。

被一脸鼻涕泪的弟圌弟抱着腿撒娇的形象可不好看。

“哥圌哥,不骗人?”

“不骗你。”芬仁迪尔揉圌揉他脑袋上柔圌软的红毛。

正是这头红毛让他的身世充满了谜团——芬仁迪尔那时候太年轻,父母有很多事情他是看不透的,比如他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怀圌孕的,只是知道刚多林完全落成的那天,母亲就在新家里生下了他的弟圌弟。

昂东迪尔出生的时候甚至惊动了图尔巩殿下,他带着礼物专门看望了他们,还说这是大吉大利的征兆。

他们这样普通人家突然得了彩头,自然不会得到所有人祝福。事实上埃云安出生的时刻仅仅比昂东迪尔晚了一个小时,可图尔巩殿下并没有带着礼物亲自上圌门祝贺。

竖琴家族的领主萨尔甘特大人就很不满意,认为是梁柱家族和雪塔家族的领主朋罗德,和圣树家族的领主加尔多大人有圌意阻拦,让图尔巩殿下忽略了他的家族。

加尔多大人对芬仁迪尔说,萨尔甘特心眼太小,大约是因为从前和第一家族的杀亲者关系不错,沾染上了他们的坏毛病。

芬仁迪尔推测他说的是梅格洛尔大人,诺多一族最著名的音乐家,有竖琴圣手之称。

芬仁迪尔生在温雅玛明媚通风庭院里,从未有机会接圌触第一家族。图尔巩殿下并不热爱他的这群亲戚,所以他治圌下的领主也断绝了和第一家族的交往,尽管大家多少有些亲戚属于第一家族。

“芬仁迪尔,芬仁迪尔!”昂东迪尔兴圌奋地对他说,“我今天把卵石子儿累到二十个高了!”

“那你有很大的进步啊,下次努力累到和你一样高!”芬仁迪尔想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和法埃罗丝提尔搭上话,可她和女伴们手挽着手,一路说说笑笑的,他找不到机会。

昂东迪尔的兴圌奋劲瞬间就过去了,他好像看穿了自己心不在焉:“我不打扰你了——”

“啊?”芬仁迪尔望着他好像很懂的表情,“打扰我什么?”

小家伙吐吐舌圌头,一下子就溜不见了。

“嘿!”芬仁迪尔这才发觉自己把父亲给他的任务搞砸了。


下一章:那天我们流下眼泪 The day we shed tears 2

评论
热度(1)
©沔彼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