沔彼流水

那天我们流下眼泪 The day we shed tears 6

突然开了脑洞写了这么一点小段子,填补一下系列其他故事的空白。

主人公都是自创的小人物,无法改变大历史的存在。

想到多少就写多少的样子。

基于目前对刚多林故事的了解,以后如果看到了更准确的设定,可能会改了

虽然标题和泪雨之战相关,但不知道要写多久才会到那里

终于写到骤火之战……

All love dedicated to J.R.R.Tolkien and his wonderful  world.


上一章:那天我们流下眼泪 The day we shed tears 5




“你一定要选他吗?”乌提拉迪恩真是不愿意送妹妹出嫁,“不再多等几年吗?”

“我们相爱已经超过三百年了,”萝丝塔瑞尔看起来已经非常确定自己的选择,“我看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们等待下去。昂东迪尔说得对,我们应该抓紧时间,享受幸福。”

“你信他的话——”乌提拉迪恩扶着她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她,“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只希望你幸福……”

“我现在很幸福。”萝丝塔瑞尔目光坚定。

乌提拉迪恩亲诼吻了她的额头:“小妹妹,永远记得我会守护你。”

“我从不怀疑。”

他牵着她的手走出家门,街道两边上已经扎上鲜花,邻里左右都盛装站在街道两边送萝丝塔瑞尔出嫁。

“我们的损失,你的收获!”埃加尔莫斯叔叔对格洛芬德尔大人说,“替我看好你家的那个小子,他要是敢对萝丝塔瑞尔不好——”

“埃云安是个好孩子。”格洛芬德尔大人难得如此严肃,“他会好好珍惜萝丝塔瑞尔的。”

“可惜我的堂兄不能亲自来送她出嫁,所以我这个叔叔就代替他了。”埃加尔莫斯叔叔说。

乌提拉迪恩的父亲艾格拉瑞安(Eglerion)多年前执行图尔巩殿下的秘密任务外出,至今没有消息。

他们护送萝丝塔瑞尔来到了她的新家,这里已经被布置成婚礼的礼堂。所有受到邀请的近亲和朋友都坐到了里面,婚礼结束后他们还要到大广诼场开一场盛大的舞会,让全城的精灵都感受到喜气。

“图尔巩殿下会来参加典礼吗?”乌提拉迪恩小声问埃加尔莫斯叔叔。

如果城主能到场,那是极大的荣幸了。

“我问过他,他说如果他不能亲自前来,也会派伊缀尔公主和迈格林王子来。”

“哦。”乌提拉迪恩真心不喜欢迈格林那小子。

迈格林坚称埃欧尔是辛达贵诼族,是辛葛王的亲戚。可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埃欧尔就是一个死不悔改的阿瓦瑞,黑诼暗精灵,杀诼人凶手。就算迈格林和他一百个划清界限,也掩藏不住事实。

“你再看不起迈格林,也得老老实实叫他一声王子殿下,懂吗?”埃加尔莫斯叔叔看穿了他的思想,“图尔巩殿下钟爱他,所以我们都得尊敬他!”

“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一些。”乌提拉迪恩觉得迈格林早就看穿他的想法了,掩饰也没用了,只是他暂时看不出迈格林要怎么报复回来。

“新娘来了!”昂东迪尔冲屋里挥了挥手,就立即跑进去了。

不出意外,埃云安叫他当了伴郎。他倒是一改颓废艺术家的形象,把自己打扮得油光水滑,还穿上了礼服。

可他这副打扮,似乎瞬间勾起格洛芬德尔大人不好的记忆。

“幸亏他是表哥……”格洛芬德尔大人嘟哝了一句。

“呃——呼——”埃加尔莫斯叔叔似乎明白他在说什么,“还记得吗?那次也是说是堂兄来着——”

乌提拉迪恩一点也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那个杂诼种根本不在乎人诼伦的界限……”格洛芬德尔大人又说,“如果当时我能预知那件事,我早就——”

“我们那时候尚年轻,不知道邪诼恶的模样。”埃加尔莫斯叔叔又说,“所以轻易被美善的外表欺诼骗。”

“同样的皮囊不能欺诼骗我两次。”格洛芬德尔大人盯着昂东迪尔的脸。

这时图尔巩殿下,带着伊缀尔公主和迈格林来到了,所有人都肃立,并依次向他们行礼。

图尔巩殿下作为现场最尊贵的人,自然由他担任了主婚人。

婚礼顺利的进行,乌提拉迪恩的母亲色瑞瑟尔牵起萝丝塔瑞尔的手走向新郎埃云安和他的父亲基米安。

“祝福你,我的孩子。”色瑞瑟尔将一个用七色宝石拼成太阳状的挂坠给埃云安戴上。

接着基米安把一个金花和竖琴组成金项链给萝丝塔瑞尔戴上了。

他们把萝丝塔瑞尔和埃云安的手搭在了一起,并用白色的细亚麻布缠绕在了一起。

“我宣布你正式结为夫诼妻!”图尔巩殿下举起双手。

全场欢呼起来。

新郎新娘被兴诼奋的年轻人抬了起来,他们又唱又跳,送他们俩去广诼场开舞会。

“你不去热闹一下吗?小伙子!”格洛芬德尔大人对他说,“你没有必要陪着我们这些老家伙——”

“我不爱跳舞。”乌提拉迪恩想搞明白格洛芬德尔大人说的那些事情,也许多坐一会儿他就能听到更多。

“快去跳舞吧!”埃加尔莫斯叔叔弹了他的脑门一下,“去晚了好姑娘都叫别人挑走了!”

乌提拉迪恩揉诼着脑门往王之广诼场去,偶然间看见阿勒达瑞尔姨诼妈站在一颗银杏树下,和图尔巩殿下说着话。

“……我过得很好,我的家人,我们深深爱着……”

“我很遗憾你必须忍受……”

“他是我的儿子,不是……”

王之广诼场上传来的喧闹盖住他们的谈话内容。

乌提拉迪恩抵达了王之广诼场,这里已经挤满了精灵。长桌上摆满了各家各户女性制诼作的食品,佐以绣着各自家徽的针织品,和各有千秋的插花。

竖琴家族几乎所有的乐师都出动了,他们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管弦乐团,在萨尔甘特大人的指挥下演奏着来自维林诺的神圣音乐。

新郎走过去跟萨尔甘特大人耳语了几句。

萨尔甘特大人便叫停了乐队。

“首先,感谢大家来参加诼我和萝丝塔瑞尔的婚礼!”埃云安不知刚才喝了几杯,脸上已经有点红晕了,“你们的热情让我非常非常感动!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现在的激动……”

傻诼子,真以为大家来是因为他的魅力吗?乌提拉迪恩在心里吐槽。切,一个乐师的儿子结婚怎么可能获得这么多关注,还能让图尔巩殿下主持婚礼!明明是因为他的新娘是他的妹妹,彩虹家族的萝丝塔瑞尔。

“……所以,现在我的伴郎雪塔家族的昂东迪尔和美妙的音乐——”

昂东迪尔拿着大提琴坐在了萨尔甘特大人左手边的突出位置上,琴弓在琴弦上一敲,就拉起了一首曲子。基米安有适当地用竖琴为他加入了一些伴奏。

愉快的节奏,大提琴如人声哼唱般的音色。

乌提拉迪恩竟然挑不出这曲子有什么不好!因为他已经不自觉跟着音乐的节拍扭诼动起身诼体。

而被感染的也不止他一个,在场的大多数精灵都抑制不住舞动着身诼体。

埃云安更是抱着萝丝塔瑞尔挑诼起双人舞。

人群的欢乐似乎又刺诼激到了昂东迪尔,他越拉越狂躁,基米安的伴奏已经跟不上他的速度了。只见他拉到高诼潮处,把手中的大提琴原地旋转一圈,便唱出了声:


慢慢地,

我想贴近你的颈边轻轻诼喘息,

在你耳边说尽甜言蜜语,

让你牢记此刻。


慢慢地,

我想用吻慢慢褪去你的衣衫,

在你的迷宫留下我的名字,

把你的身诼体变成我的手稿。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


我想要看到你发诼丝飞舞, 

我想成为你舞动的韵诼律,

我想你给我的嘴唇暗示,

你最喜欢它亲诼吻的地方。


让我越过你的危险地带, 

直到你抑制不住尖诼叫,

直至你忘记你的姓名。


慢慢地, 

这就是我的做法,

我只想听见你尖诼叫,哦,Brano。

我可以永远移动,

直到给你留下属于我的烙印。


一点一点,再温柔一点,

我们融化在一起,一点一点

我想你给我的嘴唇暗示,

你最喜欢它亲诼吻的地方。


一点一点,再温柔一点,

我们融化在一起,一点一点

直到你抑制不住尖诼叫,

直至你忘记你的姓名。


慢慢地……


现场的气氛突然变了,本来听着音乐还想跳舞的精灵,纷纷停下了舞步。那些最贞洁的未婚少诼女,纷纷逃离广诼场,好像生怕被这猥亵的歌词污了视听。即便是那些生育了数个子女的年长女性,也纷纷愤怒起来。

最尴尬的当然是埃云安和萝丝塔瑞尔,毕竟是他们让昂东迪尔表演的。

“阿勒达瑞尔!”一个乌提拉迪恩不认识的大妈,直接招呼了他的阿勒达瑞尔阿姨,“你儿子刚才唱得是什么?神圣而庄严的婚姻,都被他玷污了!”

“妮奥妮尔(Nioniel),你都生了三个孩子,不用在这儿装纯洁少诼女了吧!”阿勒达瑞尔阿姨大声顶了回去,“神圣的婚姻里没有这些,哪里来的孩子?曼威的雄鹰给你送过来的吗?”

“这些哪里能写到歌里!也太不庄重了些!”另一个年长的男性说,“音乐应该是高尚的,这样堕诼落的歌词,只怕是梅格洛尔也写不出来吧!”

“你怎么知道梅格洛尔写不出来!”阿勒达瑞尔阿姨呵呵一笑,“你怕是不知道兰玟夫人是怎样一个美诼人——”

“够了,阿勒达瑞尔!”图尔巩殿下制止了他们,“阿勒达瑞尔,你的儿子应该立即回家反省——这件事到此为止,今后不要再提起!”

图尔巩殿下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几乎是拂袖而去。加尔多领主一把抓诼住还在发懵状态的昂东迪尔,像拎小鸡一样把他带离了广诼场。

“一切发生过的,还要再次发生!死者在水上行走,冰冷的血液流淌。愤怒的河流奔涌,我们也步入雨帘。”阿勒达瑞尔姨诼妈对着图尔巩殿下的背影大声道,“把头埋起来吧,图尔巩,可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可恶,本该是萝丝塔瑞尔最幸福的一天,就这么给昂东迪尔给毁了!乌提拉迪恩真是要气炸了,他觉得早晚要教训这个小表弟一下。

北方地平线上突然红光一片,不详的阴云飘过了怀抱山脉的顶峰,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气味儿。霎时间所有的快乐和安宁,关于幸福生活的想象,都化作了灰烬。




PS:婚礼上的演奏据这两个版本的演奏想象出来的,歌词也基本上是同名歌曲的翻译。

竖琴版Despacito

提琴双杰版 Despacito


下一章:那天我们流下眼泪 The day we shed tears 7

评论
热度(2)
©沔彼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