沔彼流水

星尘 Stardust (序、1)

警告

混合AU 前期星际迷航成分居多,逐步过渡到精灵宝钻

完整设定:中土世界同人设定和故事时间表1(大乐章至双树纪元结束)

All love dedicated to J.R.R.Tolkien and his wonderful  world.

And Live long and prosper

BGM: Stardust


##序


银灰笼罩了梦境,

对一段记忆的乡愁,

也被冲走。

所有的光芒,

落入空洞的双眸,

全是星尘,全是星尘……


一旦你明白,

谎言是一条不归路。

我们未曾为,

抛弃故土哭泣。

对一段记忆的乡愁,

永远安静了。


带给我生命,

带给我星光,

带给我日与月,

释放这颗星球今夜。


遥远古老记忆中,

青葱岁月里,

你我共享一个节拍。

而现在,

所有的血液,

流入空洞的心灵,

全是星尘,全是星尘。


记忆冲走了,

像你画在沙滩上的面庞。

我们的爱,

结束在海边。

这痛苦的记忆,

是我们自作自受!


唤醒我,

归还我的心跳,

归还我肌肤的温度,

归还我们生存的世界……


带给我生命

(梦境变成灰色),

带给我星光

(乡愁全被冲走),

带给我日与月,

释放这颗星球今夜。


“你被指控煽圌动并领圌导兵变(mutiny),伊尔玛瑞。这项罪名,在阿尔达最高的刑罚,是死刑——”布拉尼斯拉夫·波兰斯基,那位自称为维拉欧罗米的男人,逼问着她,“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我是星际舰队情报局的维京中校(Commander Beatrix Wiggin of Starfleet Intelligence )——”碧翠丝用右手把自己真正的军衔挂在胸前,左手紧紧地护着高圌耸的腹部,“放过我的船员和我的……”

“兰玟……”梅格洛尔的呼唤像来自天际,伴着子弹的尖啸。

“亚历克……”她轻声呼唤。

一道白光穿过她,她甚至没有感觉到其他……


Commander Beatrix Wiggin of  U.S.S. (Brit Marling)



##1.登舰日


凡星际舰队成员不得干涉有知觉,并居住於有正常文化发展,且拥有自我慎思能力环境之下的外星种圌族的生活与文化发展。前述之干涉行为包括将高等知识、 力量、科技引进至,无圌能力和先进智慧掌控其发展之世界。星际舰队成员不得以拯救自身生命或船舰为由违反本条款,但若是在未告知该外星世界的情况下 ,改正另外违反本条款行为,或处理因意外而产生之污染,则不在本条款限圌制范围之内。星际舰队成员执行任务时,应将本条款至於最优先考量,并且负起应负之最高心理责任。

——最高指导原则



“欢迎登舰,维京上尉。”克罗斯舰长洪亮的声音响起。

碧翠丝·维京从驾驶位转过身,她的身圌体朝着她走过来。亚历克用她的眼睛对着她眨了眨,然后换回了她。

碧翠丝正经八本地握了握舰长伸出的手:“很荣幸与您一起工作,克罗斯舰长(Captain Marco Kroos)。”

一切都说的这么正式,但舰桥里所有人都已经明白地知道她是谁了——舰长的女朋友,被舰长特意调过来代替前一位战术官的。

就在几个小时前,碧翠丝还被几个同事拉住悄声问,舰长那个女朋友,是不是真的是星际舰队一枝花——要她自己夸奖自己,确实有点让人脸红,她只好换回亚力克,让他胡侃乱吹吧。

哦,对了,碧翠丝是个超感人,她的族群还有另外一个人,就是歌德号的舵手亚历山大·罗曼·诺伊施塔特(Lieutenant Alexander Roman Neustadt)。像所有同一个族群的超感人,他们可以共享身圌体、五感和思想。

“维京上尉那可是舰队的音乐剧皇后啊!”亚力克高圌亢的德国口音,加上他停不住的肢圌体语言特别喜感,“一曲《独自一人(On my own)》那是唱哭了咱们舰长呢——”

亚历克比划着擦眼睛的动作。

碧翠丝当时真的很想打他——她给克罗斯舰长唱这首歌地点并不是舞台上……

安灼拉(Enjolras),你不去安多利亚艺术学院真是浪费了——”不想,舰长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多好的喜剧明星,被星舰学院给耽误了!”

“舰长——”亚力克不敢多说,只得尴尬地回到他的驾驶员位置。

“史上最不像安灼拉的‘安灼拉’——”碧翠丝也在精神链中打趣他,“当时你就应该本色出演格拉朗泰呀!”

“是导演让我演的安灼拉——”亚历克嘟哝出声,“因为我长得帅啊。”

克罗斯舰长一对蔚蓝的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碧翠丝一想到这些,不觉噗呲笑了一声,惹得整个舰桥上的人都看了她一眼。

“碧,能和你通感真好。”亚力克在脑内托了托碧翠丝的下巴,“我们会是绝妙的搭档——”

乘员名单突然闪了一下,跳入了一个新名字——菲利克斯·F·拉姆塞!

“菲菲也到歌德号来了?”碧翠丝记忆里,菲菲那还是个10岁的,穿着迷你版星舰船员制圌服的红发小孩子,在葛底斯堡号的甲板上跟着亚力克疯跑。

“不对呀,他才二年级,应该不够见习的条件啊?”亚力克把乘员名单刷新了三遍,这个名字并没有消失。

“他是传输上来的?”碧翠丝并没有在来歌德号的穿梭艇上见到他。

舰桥的电梯门嗖的一声打开了,穿着夏日沙滩装的少年一阵旋风似的进了舰桥,他向后带着一顶蓝白相间的棒球帽,嘴里还嚼着紫色的口香糖。

“舰长,请求登舰!”菲菲大声和舰长打招呼。

“批准登舰。”舰长的眼睛一亮。

“见习通讯官菲利克斯·拉姆塞( Felix Ramsey)向您报到。”菲菲放下背上的背包,脸上的小雀斑比7年圌前褪了一些,身材褪去了儿童的稚圌嫩,似乎每个部位都变长了不少。

舰长从舰长椅上站起来,亲圌昵的揉了揉菲菲的红发:“孩子,长得真快!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菲菲吐了吐舌圌头,带着青少年的耍酷神情。

“你母亲放心你来我这里吗?”克罗斯舰长磁性的嗓音,配合他北欧式的长相和身材,总给碧翠丝一种冷酷和安全并行之感。

“我没告诉她!”菲菲似乎想起他的母亲就有些不耐烦,“我16岁了,又不是小宝宝了……”

舰长挑了一下眉毛,他看了一眼碧翠丝:“拉姆塞先生,你还没见过维京上尉吧?”

菲菲看向了碧翠丝,立即展圌露一脸笑容:“可我早就听说过了!我在亚力克那里见过你的照片——”

亚力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他连忙朝菲菲挤眉弄眼,要他别说了,可菲菲压根儿看不懂他的意思。

“哇,你和照片上一样漂亮!”菲菲继续说着,“亚力克说你是‘公主’,你真的是个公主吗?”

“如果你是指我是安德·维京的后代,这个不太准确,我的维京血统出自他姐姐瓦伦泰。”

“酷——”菲菲眨了眨眼睛,“安德和他的姐姐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星际旅行家。”

“我从未见过他们。”碧翠丝冲舰长使了一个眼色。

“你先去宿舍休息吧。”舰长揉了一下他的脑袋。

菲菲离开了,看起来还不清楚他们要出的怎样危险的任务。

“舰长,我必须说,我们不能带上他——”碧翠丝立即提出意见,“他是个不合格船员,无法履行这次任务需要的专圌业技能。”

“跟我来,我们私下谈!”舰长从指挥椅上站起来,“你来临时指挥,诺伊施塔特中尉。”

“是,舰长!”亚力克离开驾驶位,坐上了指挥椅。

碧翠丝跟着舰长进了舰桥后面的舰长室。

“我必须带着他。”舰长一边说,一边翻圌动一本影集。

他挑出了一张合影,上面是年轻了16岁的拉姆塞中将(Vice Admiral Rhiannon Ramsey)和一个陌生男子,他们共同搂着一个新生婴儿。

“这是菲菲的生父,神光号的约拿·凯尔船长(Captain János Joseph Kehl),阿尔达星的发现者,现在也是阿尔达集圌团13位董事之一。我们去调解阿尔达的内战纠纷,需要打一张感情牌,就是菲菲。”

“这不合适,舰长!我们的手段不应该这么低——”

“事实是,这是一个快捷有效的方法——”克罗斯舰长又拿出一些文件,“当年菲菲出生之后,他们两个就正式分手,再无联圌系。菲菲不知道约拿是他的生父,但约拿却非常急切地想要和菲菲相认。”

“你的意思是,你想利圌用他渴望与儿子相认的愿望,达成一些利益交换——比如,让阿尔达主动加入星联,而不是保持独圌立?”

“更重要的是,不要让他们和罗慕兰帝圌国首先达成协议。”

“罗慕兰人如果知道他们的存在,只会直接毁灭阿尔达,不会和他们达成任何协议。”

“你错了,约拿·凯尔的合伙人,本德尔双胞胎,艾瑞克·亨利·本德尔(Erik Henry Bender)和拉尔斯·奥古斯特·本德尔(Lars August Bender)早年还在干星际海盗生意的时候,就已经和罗慕兰的Tal Shiar有联圌系了。我们甚至有理由相信,艾瑞克·本德尔是罗慕兰帝圌国的间谍。现在内战的原因就是艾瑞克·本德尔,与拉尔斯为首的其他12位董事会成员,为谁来控圌制阿尔达未来走向起了冲圌突。星联的外交方向,就是尽量与双方接圌触,看看他们谁能成为星联的盟友,至少不会和罗慕兰人成为盟友。”

“舰队的意思是我们先拉拢凯尔船长?”碧翠丝感觉到了亚力克的不安,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计划。

“在阿尔达除了约拿,还有至少三人和他是亲戚——约拿的姐姐伊莱克特拉和拉尔斯结婚多年,育有一子,年龄比菲菲大5岁左右。这使得菲菲成了非常好的一张亲情牌——所以这次任务中我希望他能得到最严密的保护。”

“但是,我们不应该先问过拉姆塞中将的意见吗?我们这是在利圌用她的独子。”

“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说服了舰队高层,他们会和拉姆塞中将详谈。时间不等人,我们不能错过这次发射窗口。如果之后拉姆塞中将强烈反圌对我的计划的话,我们还是可以把菲菲传输回去的——可是不能参与到行动中,菲菲会非常失望的。”

“我依旧保留意见,请你在舰长日志中明确记载我的异圌议。”碧翠丝知道亚力克已经完全知晓菲菲登舰的原因了,他也会在之后提出同样的异圌议。

“好吧,如果你想要留下记录的话。”舰长合上影集,“我知道你的弟圌弟和妹妹都为阿尔达集圌团工作——”

“米卡是阿米尔·图兰团队的工程师,露西是医圌疗团队的护圌士。”碧翠丝开诚布公,“我要求加入这次行动,就是为了带他们回家。”

“你不看好阿尔达殖民的前景吗?”舰长倒了两杯红酒。

“我从来不赞成阿尔达集圌团的‘人口圌爆圌炸’计划。靠机器生出的孩子,还是否具有人圌权?会不会沦为制圌造者纯粹的工具?”碧翠丝撮了一口酒,“我母亲活着的时候是忠实的教圌徒,我一直嘲笑她的信圌仰,但现在却发现我深受她的影响,担心起阿尔达集圌团宣称要靠机器繁衍的生命,永恒的灵魂了……我一直觉得露西才是和母亲圌共享信圌仰的那一个,听到她加入阿尔达集圌团的时候,我以为是我疯了……”

“但是‘人口圌爆圌炸’计划得以实现,全靠你弟圌弟的发明。他设计出了那个……那个……”

“生命树。”碧翠丝点了点头,“米卡是家里的天才科学家。可是他只是继承了安德的天才,却没有继承安德的良心。”

“而你是那个继承了安德良心的维京?”克罗斯舰长靠近她。

“我不敢这么说……”碧翠丝冲他微笑,拉开了一些距离,“我希望我们能在任务中保持专圌业,舰长——”

碧翠丝不想在任务中被人视为“舰长的女朋友”,而不是星舰战术官维京上尉。

舰长看起来不那么高兴了:“告诉我,你和诺伊施塔特上尉没有在亲圌密交往吧——”

“我们是旧情人,在星舰学院的时候。”碧翠丝撒谎道,“之后因为距离太远,我们就分开了。现在只是朋友。”

舰长似乎暂时收起了他的猜疑和嫉妒。

“去嫉妒吧,我们可不需要实际的物理接圌触……”亚力克可以不用实际接圌触就亲圌吻她,“距离从来就不是问题,因为我们是两个纠缠的量子……”

可他们不能在一起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属于同一族群——欧洲超感人有一个说法,同一族群的男女结合会生下可怕“食人者”。“食人者”是能脱离族群边界,四处吞噬其他超感人精神的怪物。就像人类有血缘禁忌一样,他们之间有“食人者”禁忌。

“那就好。我不希望你们的私人感情影响到整个行动。”克罗斯舰长露圌出一口白牙,“通往罗慕兰中立区航线危险重重,而你们都是我指挥系统的重要的军官。”

“我们知道。”亚历克借着碧翠丝的嗓子说。

“时间到了。”克罗斯舰长放下了酒杯。

克罗斯舰长和碧翠丝离开了舰长室,进入舰桥。

“舰长登桥!”亚历克从指挥椅上站起来。

舰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稍息,女士们、先生们!”舰长环视舰桥一圈,“诺伊施塔特先生,我的船怎么样了?”

“引擎室报告,飞船一切数据正常。”亚历克报告道。

克罗斯舰长坐上指挥椅:“各层甲板,我是克罗斯舰长,准备立即出发——舵手,脱离太空港。”

“遵命,舰长。”亚历克操作他的驾驶台,“所有线缆已回收,太空港已批准起航,推进器点火——”

歌德号不是那些体格庞大声名显赫的主力战列舰,而是星际舰队数万艘星舰中普通的一员。战斗不是它被设计的主要目的,但它也拥有一定自卫和攻击能力。对付星际海盗,和殖民定居点的民兵足以。

我们为和平而来,但不是空着手。

“歌德号已脱离太空港。”

“很好,诺伊施塔特先生,打开曲速引擎,航向设定为阿尔达星。”

“遵命,舰长。”亚历克打开了保险,“引擎已打开,航线已设定。”

“最大航速,启动。”

“遵命,舰长。”亚历克推动曲速引擎到最大值。

黑圌暗的星空开始变形,从点点繁星化为光线,再变成了蓝色的离子酱,包裹在他们所在的气泡外。

他们进入了曲速。

“维京上尉,开始全舰任务广播。”

“遵命,舰长。”

“女士们,先生们,请注意,”碧翠丝打开内部通讯系统,开始对全舰进行任务简报,她的脸出现在每一块屏幕上,“在10天前,我们接到消息,阿尔达殖民地爆发了内战,引发了当地的人道主圌义灾圌难。舰队委派我们的代圌表星联,前往阿尔达,结束他们的内战,恢复当地和平,对当地平民进行人道主救援。预计需要5个月的时间到达阿尔达,期间我们还要对沿途的4座舰队前哨进行补给。这就是全部任务,谢谢。”

简报结束。

立国两百年的星联,已经扩张到了前人无法想象的宽广星空中。正因为如此,有太多角落,发生着各类违背星联法圌律的事圌件。星际舰队在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和平,但永远无法让所有人满意。挑战永远都会有新的,未知的危险仍在前方蛰伏。

你永远不知道在这黑圌暗无边的星空中,有多少人曾迷失,化为星尘。

阿尔达,实在偏远。


Lieutenant Alexander Roman Neustadt (Matthias Schweighöfer)



Captain Marco Kroos(Alexander Skarsgård)



Ensign Felix Friedrich Ramsey(Joseph Mazzel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