沔彼流水

那天我们流下眼泪 The day we shed tears 12

突然开了脑洞写了这么一点小段子,填补一下系列其他故事的空白。

主人公都是自创的小人物,无法改变大历史的存在。

想到多少就写多少的样子。

基于目前对刚多林故事的了解,以后如果看到了更准确的设定,可能会改了

正式进入泪雨之战时间。


All love dedicated to J.R.R.Tolkien and his wonderful  world.


上一章:那天我们流下眼泪 The day we shed tears 11





12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

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

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

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

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


乌提拉迪恩隐隐约约地听到歌声,他想睁开眼睛,眼前却一片模糊。他奋力挣扎,他感到极度的干渴,无比渴望清水。

“你想喝水吗?”一个声音响起。

“是……”乌提拉迪恩伸手想摸自己的眼睛,但被她拉住了手。

“你的眼睛受伤了,你不能碰它。”她的声音和那个唱歌的声音不一样。

乌提拉迪恩记起来了,他记得自己和所有的弓箭手一起对着冲锋而来的兽人放箭。突然从他们的方阵侧面,杀来一队狼驰兵,直奔他的埃加尔莫斯叔叔而去。

他奋力放出几箭,然后扑过去护住了埃加尔莫斯叔叔。

然后他的脸侧被什么重重的击魍打了一下,他就昏死过去了。

“他们把你抬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那姑娘端来了一杯水,喂他喝下,“可维京医生说你还活着,她帮你做了手术,取出了碎骨头,缝合了伤口,说你还能活下去——”

“我还能活下去……”乌提拉迪恩只听懂了这句,“‘维京医生’是谁?”

“总医官夫人啊。”姑娘觉得那个称呼很好笑,“我们都叫她维京医生,她说了在医院,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应该以姓氏加职务称呼,不许互相叫名字。”

“那我如何称呼你?”

“哈多护魍士——”姑娘笑道,“我来自哈多家族。”

“你是胡林领主的亲戚吗?”

“很远的亲戚了。”哈多护魍士笑道,“我们这个救护所有10个哈多护魍士呢。”

“什么?”乌提拉迪恩感到头晕了,“那你们区分彼此——”

“我们能区分彼此,只是维京医生不让我们把名字告诉病人。”她笑嘻嘻地,“你想听我讲故事呢,还是想听我唱歌?”

“啊?”乌提拉迪恩不明白她的意思。

“维京医生说了,我们应该努力让你们保持愉悦的心情,这样才能养好伤——”

“你们都很怕她吗?”

“怕她?”

“你们一口一个‘维京医生说了’——”

“不,平时她像我们的大姐姐似的——只有工作的时候非常严厉——”

“工作,女孩子都工作了吗?”

乌提拉迪恩记得精灵的女孩子从不“工作”,她们只负责在打理家园,做一些休闲活动度过时光,她们不需要像男子一样从事职业。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啊,照顾病患和伤员。”哈多护魍士有些接不住他的话了。

“哈多护魍士!”总医官夫人——乌提拉迪恩记得图尔巩殿下叫她涅奈德来着——用一种不带感情的声音把哈多护魍士叫起来,“去给19号床的伤员换纱布!”

“好的,维京医生。”哈多护魍士离开了。

涅奈德在他对面坐下了,她伸手解魍开他眼睛上纱布。

乌提拉迪恩的右眼又看见东西了,但他的左眼仍是一片漆黑——他知道,自己瞎了一只眼睛。

“你会和第一批重伤员一起后撤——”她的声音才是那个唱歌的声音,“我诚实地告诉你,你失去了一只耳朵和眼睛,头部的骨折以后会好,但会留下一些后遗症——主要是头疼,受伤的部位也会比较脆弱。你的脸上也会留下疤痕,你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了。”

“但我能活下去……”乌提拉迪恩记得哈多护魍士的话。

“你可以活下去,只要你不放弃——我发现精灵比人类更容易放弃生命,许多人类可以忍受的伤病,精灵就不能。也许是认为自己不会真正死去,还能重生……”

“我还没决定这么年轻就去见曼督斯——”乌提拉迪恩逐渐感受到了左半边脑袋的疼痛。

“止疼药。”涅奈德把一瓶液魍体塞给他,“记住,只有在剧痛的时候才可以往一杯清水里,滴上不超过3滴,饮用。过量是会死人的——”

“我记住了。”乌提拉迪恩知道自己的性命是她挽救回来的,“谢谢你——”

她露魍出了一丝笑容——她的金发好像给她加了一圈圣光似的。

“祝你早日康复——”她站起身,又去查看其他伤员。

她摸了摸乌提拉迪恩右边的精灵。

他的面容已经变得灰暗了。

她掏出口袋里的一支红笔,在他的头上画了一个×。

“哈多护魍士!”她呼唤道。

两个也叫“哈多护魍士”的女子过来了。

“死了,抬出去叫他们埋了吧——”她平静得好像已经对生死麻木了。

两个女子便抬起担架,将一具死沉的尸体送到帐篷外面。

乌提拉迪恩知道,只要自己稍微放弃挣扎,他也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可他当时并不知道,有人掩埋,还是比较幸魍运的。

歌声又一次响起:


“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

没有脚步也听不到歌声

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

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在那一片宽广银色的原野上

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


他在冒着枪林弹雨的危险

实在叫我心中挂牵

我要变成一只甜美的小鸟

立刻飞到爱人的身边

我要变成一只甜美的小鸟

立刻飞到爱人的身边


在这大雪纷纷飞舞的早晨

战斗还在残酷地进行

我要勇敢地为他包扎伤口

从那炮火中救他出来

我要勇敢地为他包扎伤口

从那炮火中救他出来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

我的小路伸向远方

请你带领我吧我的小路呀

跟着爱人到遥远的边疆

请你带领我吧我的小路呀

跟着爱人到遥远的边疆

请你带领我吧我的小路呀

跟着爱人到遥远的边疆……”

小 路 ДОРОЖЕНЬКА

评论
热度(4)
©沔彼流水 | Powered by LOFTER